听书:城市在远方(100)

作者:沮水微澜/ 公众号:yaozhouwenlian 发布时间:2019-09-01

不同于司汤达《红与黑》中的于连,不同于路遥《人生》中的高加林。龙民就是龙民。没进入城市以前龙民不了解城市;真正进入了城市,龙民发现自己依旧不了解城市。
《城市在远方》讲述一群农村青年渴望进入城市,并最终通过高考进入城市的故事,全面展示陕西关中地区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这一时期的历史变迁和改革的艰难历程,表现如龙民这样的农村出身的新城市人刻骨铭心的屈辱和充满挫折的人生记忆。
本听书共107集。 演播❍姜楠
铜川广播电视台播音指导、铜川市播音主持专业委员会主任。
100
龙民带着胡煜进了家门,家里人先是一愣,接着便忙乱起来。龙民妈指挥道:"龙红,快出来端水,让你哥和你嫂子洗洗脸;他大,你赶快到街上割肉去;龙兵媳妇,你去择韭菜、和面,准备捏疙瘩。"龙民赶忙说:"煜煜不是外人,就不要太忙乎了,随便做点吃的行了。"龙民妈斜了龙民一眼,说:"这是随便的事吗?回家来也不打个招呼,成心让家里难堪!"
龙民摇了摇头,只得任其自然了。
洗罢脸避开人,胡煜小声对龙民说:"我要累死了,想睡一会。"龙民道:"你应该帮家里人做做饭,这才像当媳妇的样子。"胡煜睨视了龙民一下,不高兴地说:"我在我家里还不做饭呢,凭啥一到你家就让我做饭。我都快累死了,你还有良心没有?"龙民说:"农村媳妇就这么个讲究。"胡煜气呼呼地说:"可我是城里人,再说我现在还不是你媳妇!"见胡煜恼了,龙民赶紧说:"好,好,我领你去我妈炕上睡。"进了屋子,一看是土坑,胡煜道:"这怎么睡呀?会硌坏我的!"龙民有点火了,气冲冲地说:"我们人老几辈都这么过来了,你就不能将就一下!"胡煜白了龙民一眼,说:"你凶什么凶,我凑合着睡还不行吗?"一面说,一面蹬掉高跟鞋,爬上炕倒了下去。
从屋子出来,见妈和龙红在一旁择韭菜,龙民似想起了什么,忙过去问龙红道:"红红,你咋没有去学校?眼看就要高考了呀!"龙红低头不语。龙民妈叹道:"没有预选上,去学校干啥!"龙民吃了一惊,说:"这是咋回事吗?"龙民妈道:"自打上了高中,红红的身体就不好,隔三差五地请假看病,没有预选上是情理之中的事。要我说,没有预选上也好,这样好好把身子养好,将来在农村找个女婿,正儿八经过日子是正理。可红红这娃心性高,说死也要考大学,这不,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躲在屋子熬夜复习呢,这样下去如何得了!"龙红抬起头,泪水涟涟地说:"妈,你就别囔囔了,我死也要考上大学!"龙民妈叹道:"这是何苦呢?人总不能在一个歪脖子树上吊死呀!"龙红道:"我就要在一个歪脖子树上吊死,死也要死在高考考场上!"龙民想了想,说:"红红,有些事强求不得,不能太作践自己的身体呢!"龙红哽咽道:"大哥,别说了,我一定要考上大学!"说着,扔掉手里的韭菜,抽泣着跑进了屋子。龙民妈摇头道:"有啥办法,和你大一个样,碰倒墙连土担!"
肉疙瘩捏好了,龙大农对龙民说:"去叫你媳妇,要下饭了。"龙民便去了屋子,却见胡煜大睁着眼睛躺在炕上。龙民不解地问:"你没有睡?"胡煜道:"我哪敢睡,一合上眼睛,就觉得虱子、跳蚤往身上爬。"龙民不满地说:"你也太娇贵了,你见过虱子、跳蚤吗?"胡煜道:"没有,但听我妈说过。我妈说他们老家睡的也是大土炕,到了夏天,跳蚤满炕蹦,有的一蹦三尺高呢,往人身上一咬,立即就是指甲盖大一个红片,痒得要命,且越挠越痒。"龙民摇头笑道:"有那么夸张吗?过去我们这里是有虱子、跳蚤,现在虱子几乎没了,跳蚤虽然有,但我妈每年天热时都要往炕上打药,你就放心吧!"胡煜道:"让你这么一说,我更放心不下了。"龙民道:"那就别睡了,起来吃饭吧!"胡煜道:"我不想吃。"龙民道:"又咋了?从早上到现在你什么东西也没吃呀,何况家里人辛苦了半天,你不吃让他们怎么想?"胡煜闭上眼睛说:"不是不想吃,看看你妈和你弟媳妇的手,让人哪里有食欲?"龙民心中的火倏地升了起来,却极力压制住说:"我妈和龙兵媳妇的手是劳动人民的手,虽然不好看,但很干净!"胡煜睁开眼睛,翻了龙民一眼道:"你咬牙切齿地想吃人呀?我就是说说,又没有说不吃。"一面说,一面从炕上坐了起来,说:"给我拿一双干净的拖鞋。"龙民道:"家里好像没有拖鞋。"胡煜不满地嘟囔了一声,只得穿上了自己的高跟鞋。
吃饭时,胡煜忽然想起了什么,便抬头问龙民妈道:"阿姨,听龙民说现在农村正在收麦子,收麦子很有意思,你们咋都在家里,不去收麦子?"龙民妈笑道:"早收完了。现在不是生产队的时候,收个麦一月一月的收,麦一熟叫个收割机,几天就结束了。再说收麦是个苦活,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不说干活,就是站在麦行子里,一会儿也会被毒日头晒昏的,有啥意思?"胡煜剜了龙民一眼,嘴唇轻轻动了一下。龙民看出胡煜嘴里说的是"骗子"两个字,便低头笑了笑。
胡煜吃完一碗饺子,便说不吃了。龙民妈嗔怪地说:"咋像猫吃食似的,回到家,就别作假了。"说着,拿起胡煜的碗就往伙房走。胡煜在后面喊道:"阿姨,我真的饱了。"龙民妈不听,又盛了一碗饺子,端出来递到了胡煜手中。胡煜皱了皱眉头,却趁龙民不注意,一下子把大半碗倒进了龙民碗里。龙民妈尴尬地笑道:"你们城里人的饭量咋这么小!"龙民赶忙笑道:"煜煜的饭量本来就小,今天她已经吃得不少了。"龙大农翻了龙民妈一眼,说:"天热,本身人也吃不多,你就别勉强了。"龙民赶忙应和着说"就是"。
饭罢,看着天不太热了,龙大农便和龙民妈、龙兵媳妇下地干活去了。胡煜说也要去,龙民妈道:"地里不是你去的地方,再说你穿着高跟鞋也进不了地,就让龙民带你在村里转转吧。"又对着龙红的屋子喊道:"红红,不要光闷在屋里,早早准备一下,晚上我们陪你嫂子喝汤!"龙红在屋子不耐烦地说:"知道了。"
待人走后,胡煜小声问道:"喝啥汤,西红柿鸡蛋汤还是榨菜肉丝汤?"龙民笑了,说:"都不是。"胡煜道:"那农村还有什么好喝的汤?"龙民道:"喝汤其实就是吃晚饭,我们这里平时只吃两顿饭,早饭十点左右吃,午饭下午两三点左右吃,不吃晚饭,只有农忙季节或者贵客来了才简单做点晚饭,村里人不好意思把它说成饭,所以叫‘喝汤'。"胡煜道:"这么说又要受罪了!"龙民埋怨道:"煜煜,见你回来,家里人说不出有多高兴,你别伤了他们的心,就待一两天,好赖忍受点吧。你是大嫂,是家里的榜样哩!"胡煜白了龙民一眼,说:"我知道,这一天不是都听你的吗,我又不是不懂事,让你来教训我?"龙民笑道:"知道了就好,回去后我好好犒劳你。"胡煜道:"咋犒劳?"龙民贴近她的耳朵小声说:"美美吻你一回,还要……"胡煜推了龙民一下,羞赧地说:"美死你!"龙民笑道:"也美死你!"胡煜道:"没正经,不理你了。"却红着脸又说:"你们这里人可怪,咱俩还没有结婚,就一口一个媳妇、嫂子地叫,怪让人不好意思的。"龙民笑道:"这有啥,迟早都要这样叫的。"胡煜道:"那要是吹了怎么办?"龙民笑道:"吹了自然不叫了。不过,咱俩吹不了,你逃不出我的掌心。"胡煜笑道:"那不一定。"龙民道:"一定一定的。"胡煜低头道:"说的也是,咱俩都那样了,我能逃出你的掌心吗?不过,你可要对我好呀!"龙民笑道:"放心,谁能不对自己的老婆好?"
忽然,龙民想起了去年家里为他做的家俱,忙站起来说:"家里已经给咱们把家俱做好了,你看看咋样。"胡煜高兴地说:"是吗?你咋没有告诉我?"龙民红了脸,却说:"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一面说,一面走到用几条破床单盖着的家俱前,揭开床单说道:"全是用桐木板打的,还不错吧?"胡煜看了一眼,撇了撇嘴,没有说什么。
天擦黑时,下地干活的人和龙兵先后回来了。一进门,龙大农便揭去电视罩,打开了电视,可电视屏幕上全是雪花点,龙大农一面嘟囔着"才几年吗,这电视就不行了",一面用手"啪啪"地拍,却仍然没有图像。龙民知道父亲是想在胡煜面前显示一下家里有电视机,却不想电视机太老了,一点也不争气,便上去关掉电视说:"也许是信号不行,喝汤吧。"龙大农只得坐在了饭桌前。吃完饭,龙民妈说:"龙民,今晚你就睡在我炕上,让煜煜和红红将就一晚。"胡煜瞅了龙民一眼,龙民赶紧向她挤了挤眼。
晚上,躺在炕上,龙民妈埋怨道:"回来也不打声招呼,弄得人手忙脚乱的,也不知道人家煜煜满意不满意!"龙民不想说胡煜一直不愿意回来,是他好说歹说才回来的,便说:"打啥招呼,她是咱家未来的媳妇,是一家人哩,你心里不用那么过意不去。"龙民妈道:"话是这么说,可人家毕竟是城里人,还是第一次来咱家,我不想让她说咱们农村人寒碜。"尔后又吞吞吐吐道:"按理说煜煜啥都好,人长得好,又是城里人,听你信里说家里状况也不赖,可我总觉得她不像…咱屋里人。"龙民笑道:"这也难怪,煜煜打小在城里长大,对咱农村的生活自然一无所知,时间长了,她就会慢慢适应,咱们也会慢慢适应她。"龙民妈道:"可她这也不会,那也不懂,今后咋和你过日子吗?"龙大农道:"就你操的闲心多,人家城里人有自己的过法。不管咋说,龙民能找这么个城里媳妇,是我龙家的光耀呢!田堡这么大,还没有听说谁家把一个城里局长的女子领进门。我记得前几年‘老汉'说咱祖坟里没有那个脉气,我看田堡还有谁再敢说这话?不过,龙民你也不能尽由着她,有些事要给她说哩,既然进了咱家门,就不能让人说咱龙家的媳妇不懂下(读ha)数!"龙民没有吭声,却自思道:"父亲说的虽然在理,可胡煜一时半刻如何改得了,何况她认为自己没有错呢!"
龙民妈道:"事情既然这样了,你们赶快把婚结了,免得像上一次那样,到头来鸡飞蛋打,让人笑话。"龙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可结婚需要钱呢。"龙大农道:"到时候家里想办法给你凑点,你也想点办法。这几年家里也不好过,钱不值钱,却难挣得要命!"龙民道:"我看还是栽两亩苹果园吧,这两年苹果价钱不错。"龙大农道:"我也这么打算,可话说回来,村里人都栽苹果树了,将来卖给谁呀?可不栽,又去哪里刨钱吗?"龙民道:"那就栽吧,后半年我就给咱买树苗子。"龙大农叹道:"栽吧!"龙民妈笑道:"那你不再怕把你饿死了?"龙大农道:"就你话多,睡觉!"
第二天一起床,只见胡煜疯着头匆匆往门外走,龙民赶紧跟了出去,胡煜却没有理他,径直进了茅房。须臾,一阵痛快淋漓的流水声从茅房传了出来,龙民下意识地笑了。从茅房出来,胡煜这才发现了龙民,便嗔怪地说:"啥人吗?人家上厕所也偷听。"龙民笑道:"我是那人吗?我是给你站岗放哨。"胡煜道:"谁稀罕。"龙民道:"你不知道,农村茅房不分男女,又没有门,万一你进去了,其他人再进去怎么办?"胡煜"呀"了一声说:"啥鬼地方,家里连个卫生间也没有,一晚上差点把人憋死。"又说:"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洗过脸咱们快走吧!"龙民不满地说:"就不能吃了早饭再走。"胡煜嚷道:"不吃,不吃,就不吃。"龙民道:"可我妈已经到村里借鸡蛋去了,总不能让家里人脸上挂不住吧?"胡煜惊讶道:"鸡蛋还要借,你家不是有鸡吗?"龙民道:"家里刚卖了鸡蛋,咱们就回来了,只好去借。"胡煜道:"那卖什么卖?自己留着吃不就得了,真是!"龙民压住火说:"你以为这是城里吗?"胡煜翻了龙民一眼,说:"好吧,那就吃了鸡蛋再走,但你不能再找借口了,否则我就一个人走。"说完,"噔噔噔"地进了门。龙民摇头苦笑了下。
洗脸时,胡煜又拿着毛巾看了半天,急得龙民在一旁干瞪眼。洗罢脸,胡煜打开自己的包,拿出小镜子、梳子、眉笔、口红、粉饼,认真地化起妆来,全家人有意无意地都在看她。龙民的脸火辣辣地烧,却不好说什么。
一会儿,龙民妈用衣襟撩着几个鸡蛋回来了,一见胡煜,她忙把衣襟往上撩了撩,匆匆进了伙房。龙民心里很不是滋味。
吃过荷包蛋,胡煜便眼巴巴地瞅龙民,龙民只得对妈说要走,家里人听了为之一愣。龙民妈焦急地说:"这才回来多长时间,咋说走就走?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给你们准备点东西。"龙民苦笑道:"不用了,单位工作忙,我和煜煜只请了两天假。"龙民妈道:"那…吃了早饭再走不迟。"龙民便去看胡煜,只见胡煜正紧张地向他挤眼睛,龙民只得对妈说:"不吃了,趁着天亮,我们好赶路。"龙民妈沮丧地说:"我还说给你们摊煎饼呢,怎么说走就走!"龙大农道:"你就别囔囔了,龙民说的在理,就让他们走吧!"龙民妈听了便忙忙去了屋子,出来后塞给胡煜一百元钱,胡煜推辞了下,最后还是接了过去。
出门时,龙民妈悄悄对龙民说:"你能不能在渭北给红红找个临时工,她整天啥事不干,还和家里人怄气,时间长了,让人家龙兵媳妇咋看吗?"龙民想了想,说:"临时工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瞅机会吧。"龙民妈看了一眼胡煜的背影,回头道:"差不多了就把婚结了,不要让家里再给你操心了。"龙民点了点头。
走到村口,龙民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父母亲依然站在门口往这边张望,心里不觉酸酸的。回头再一看,胡煜正逃也似的走得飞快,心里不觉来了气,却只得跟了上去。胡煜道:"快走呀,别磨磨蹭蹭的。"龙民不满地说:"昨天你几乎走不动了,今天咋又像个竞走运动员?"胡煜放慢脚步,笑道:"这不是要回家吗?"龙民道:"难道我家就不是你家,你也太泾渭分明了吧?"胡煜道:"我家是我家,你家是你家,本来就泾渭分明嘛。"见话不投机,龙民岔开话题道:"你的衣服咋皱巴巴的?"胡煜转过头看了看揉皱了的连衣裙,说:"还不是因为你。"龙民吃了一惊,忙问道:"我咋了?我又没有动你。"胡煜白了他一眼,说:"瞧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因为在你家,我睡觉一直没有脱衣服。"龙民听了没好气地说:"你也太小资了,龙红平时很讲卫生的,你这又何必呢?"胡煜道:"可我心里就是不放心嘛。就说你妹吧,我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味……"
作者 云岗
原名唐云岗。陕西蒲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陕西中青年作家研修班结业。陕西百名优秀中青年作家艺术家资助计划入选人才。陕西文学研究所重点研究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城市在远方》,中短篇小说集《永远的家事》《罕井》,散文集《苜蓿》等著作。《城市在远方》获全国梁斌小说奖长篇小说一等奖,第三届柳青文学奖。散文《回家》获全国孙犁散文奖三等奖。《城市在远方》和《永恒的秦腔》分别入选《陕西文学六十年(1954——2014)》长篇小说卷和散文卷。中篇小说《饲养室》入选2014年陕西文学年选。
排版丨赵培瑾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每日为你推送最暖心的晨间故事
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关注沮水微澜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